中国测绘地理信息技术装备展览会

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
行业动态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

没人去过的地方,我们要先去!大地测量队员用脚丈量祖国山山水水

by:admin
分享到:
图片

图片

测绘队员正在进行点位测绘

两辆大货车,一辆拉着测绘装备,一辆拉着野外生活物品,向着无人区进发。他们的路程,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走到了2022年;他们的脚印,遍布了沙漠、山川、高原。从简单的望远镜、标尺、指南针,到现在的卫星接收仪器,不变的是用脚印,去测量祖国的山山水水。

随着四川五大山峰测量工作的开展,大地测量职业逐渐进入大家的视野。近日,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对话四川省第一测绘工程院测量队员,带大家了解这个“去没人去过的地方”的职业。

高原上的测量

风雪中守住卫星信号靠一张电热毯取暖

大地测量高原作业一般选在夏季,因为夏季高原气温相对较高,氧气相对充足。但四川五大山峰测量工作任务繁重,深冬时节,四川省第一测绘工程院测量队员便兵分五路,前往贡嘎山、四姑娘山、仙乃日山、雀儿山、格聂山。


测量队员程丕和邱东平在贡嘎山测量组,当地海拔3500米以上,早晚气温都在零下15摄氏度左右,中午约1摄氏度。


住地取暖设备十分简陋。“晚上取暖靠电热毯,太冷了,前3天晚上都没怎么睡着。”程丕穿的衣服根本顶不住寒风,他又临时买了一顶帽子。


每天早上7点过起床,驾驶员先把车子预热,然后大家开始准备早餐。等天亮了,能通过测量仪器看清楚标尺后,测量队员就前往测量点开始作业。


点位是出发前内业人员确定的。“需要收集的资料有一个影像,影像上有确定位置,我们要实地找到它,还要看周边的环境是否满足测量条件。”邱东平说,测量要求的点位最好不要更换,因为测量位置直接影响到数据的精度。


正是秉承着对数据精度的要求,测量队员必须承受野外作业的不确定因素:点位在哪里,人就必须到哪里,有些点位甚至在一些地形险恶的地方。“这次很多点位在雪地里,我们至少要在雪地里站4个小时守着仪器。”程丕说。


这次五大山峰测量,每个点位测量时间要求不少于4个小时,队员们找准点位架好仪器后,需要守在仪器旁,防止大风、偶尔过往的行人或牲畜撞倒仪器。


无人区的测量

有房子住就不算苦扎帐篷守仪器是常态

对于这次五大山峰测量的体验,队员们都说“不是最辛苦的”,他们笑称至少有房子住。对于大地测量员来说,去没人的地方测量是常态。


程丕说,有的测量项目需要四天四夜,吃住睡全在点位上,只能吃干粮。去的地方大多海拔高、气温低,遇到下雪时,有时帐篷都会被雪掩埋一半。


邱东平当年报考大地测量专业的初衷,是想去看看壮美的大地山河,从业以后才知道是真的“苦”。


1993年大学毕业后,邱东平被安排前往新疆克拉玛依石油城,给钻井队建控制网。


“两辆大货车,一辆拉着测绘装备,一辆拉着野外生活物品,向着无人区进发。吃的、工作用的、晚上取暖的都是靠肩挑背扛。”几年的大地工作测量下来,邱东平真正体会到了老师说过的话:“我们学大地测量,就是世人没有去的地方,我们要先去!”


邱东平对这句话印象很深,无论是刚参加工作,还是现在都是这样,“有人常去的地方我们要去,没有人去的地方我们也要去。”


习惯野外生活

全年200多天在外陪伴家人时格外珍惜

四川省第一测绘工程院以前曾组建了女子测量队,因为工作太辛苦,后来解散了,只留下一群“大老爷们”。


邱东平早已习惯了自己的工作,他说,有时也要抱怨,但每次都咬咬牙,鼓励自己坚持,再坚持。


对于测量队员来说,一年在外的时间一般不低于200天,没有节假日。“做测绘工作这么多年,对家庭亏欠太多。”说到这里,邱东平有点泪目。


每次外出作业时,一有信号,家人都会给邱东平通话,说得最多的是“注意安全,照顾好自己。”


接受记者采访时,程丕的女儿一直在他身边缠着他,刚刚和她分别半个多月的爸爸,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说走就走……